沈阳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生态建筑

生态景区开发何太急

来源: 2018年08月16日

生态景区,开发何太急?

刚刚从京郊怀柔旅游回来的肖先生不无感触地说:印象中古朴的小村落已不伦不类,景区丧失了吸引人的原始美。当前,许多都市人热衷到原生态景区旅游,在采访时却发现,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许多景区对游客数量没有限制,无规划地开发建设,过重的负荷让景区资源和美景透支

生态景区开发何太急

盲目开发 弄巧成拙

几天前在一以农家乐闻名的村落看到,这里与去年十一相比发生了不少变化。短短几个月内,原来供游客住宿的农家院变身成华丽的别墅宾馆。游客孙先生还是住进了一家古朴的农家院,他对说:我每年都要来住农家院,这次还特意带来了70多岁的母亲,想让老人也享受一下远离都市的感觉。没想到这种纯粹的乡村风情已经被所谓现代化的东西污染了,真是越来越不'养眼'了,不知道这是景区的福气还是悲哀。

南开大学旅游系教授李天元认为,生态景区内的新兴建筑必须融为当地自然景观的一部分,不能改变甚至取代原有景观特色,让旅游景区主因素发生变化。如号称天下第一滩的广西北海银滩,拆除了建在沙滩上的招待所、餐厅、疗养院等38幢建筑物,恢复了海滩的天然海岸线,把银滩变成免费开放的海滨浴场,后来事实也证明了改造后的银滩更具吸引力。中国旅游生态专业委员会委员、天津市生态学会秘书长李洪远也表示,很多景区在开发中都没有经过详细、科学的规划,以至在发展中无度地引入了越来越多的商业味道,重开发轻保护已成通病。

人数不限 景区超载

本市旅游机构我行我速负责人李红兵讲述了一个令他印象深刻的例子:自3年前河南云台山向津京地区大力推广旅游后,现在仅天津每天就有十多辆大巴车开赴云台山。大量游人的到来,使其经典的小桥流水景观中的石板桥被踏坏,整个景观遭到严重破坏。

生态学专家李洪远在接受采访时也提供了一项数据: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几年前曾对国内100个自然保护区进行了调查,发现近三分之一的景区有不同程度的破坏现象。他说,现在的情况是这些景区的破坏程度在不断加剧,游客数量超过了景区容纳能力是生态快速被破坏的重要原因之一。在香港米埔自然保护区,游客进入景区都需要提前申请或有一定的时间限制,就是为了保护区域内原生态景观不受影响。相比之下,我们大部分景区却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对游客数量不加以限制,反而是想尽办法吸引更多的游客来旅游消费。过多的游客还会大量消耗当地特色资源,这种超负荷的运行会让景区步入恶性循环。

保护景区 三方协力

如何才能扭转目前一些景区环境正在恶化的趋势?李洪远认为,首先,作为景区应做好旅游开发规划,对游客容纳能力做出科学评判,合理安排游客数量,通过管理将对自然景观的影响限制到最小。在景区内旅游路线应避开生态脆弱区域,对濒危的动植物设立特殊的保护而不是作为景区的一个卖点。据了解,云南西双版纳野象谷利用大象表演招揽游客,让人感觉游览过程中不是去探求有关野象的知识,反而变成了观看一场动物表演秀。过度商业化虽然会取得一时之利,但对景区的长远发展有害无益。

其次,作为游客在旅游过程中应提高环保意识,尽量把生活垃圾带出景区,而且对当地濒危的植物和动物应有保护意识。最后,作为旅行社、户外俱乐部等旅游组织,也有引导游客保护生态环境的。

随机文章